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上台近两个月后,特朗普政府才提出预算案蓝图。克鲁格曼对此进行了猛烈抨击。

克鲁格曼:保守幻觉与现实发生冲突

  • 1173阅读
  • 1
  • 1评论
译者:ringohan 原文作者:Paul Krugman
发布:2017-03-20 11:40:06 挑错

本周,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预算蓝图——或者更准确地说,一份所谓的“预算蓝图”。毕竟,真正的预算会详细说明资金来源及去向;而这份公告只涵盖三分之一的联邦开支,对有关收入或者预计的赤字则未做任何解释。

正如财政专家斯坦•科伦德(Stan Collender)所言:“这不是预算,而是特朗普竞选阵营的新闻稿,冒充成政府文件。”

那么,这份文件的意义何在?政府可能是想将公众与新闻媒体关注从医保上目前的大混乱移走。但也许事与愿违。但不管怎么说,这份伪预算所体现的是卑鄙和财政幻同一种结合,而正是这种结合已经把共和党人替换奥巴马医改的努力变成了一场惨烈事故。

不妨想想几十年来右翼一直在贩卖的政府观及其作用。

按照这种观点,政府的大部分支出(如果不是绝大部分的话)都完全是没有用的,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政府监管同样如此。如果说这种支出能帮助任何人的话,则只是帮助“那些人(Those People)”——懒惰、卑贱的那些人,他们恰巧比“真正的美国人的”皮肤要黑一些。

正是这种思维——或者也许可以说“所谓思维”——成为特朗普总统用“便宜得多而且好得多”的法案替换奥巴马医改的理论基础。毕竟,这是一项政府计划,因此他猜想其必然充斥无用用的东西,像他这样强硬的领导人应该予以废除。

然而,说来奇怪,除了取消2400万人的医保(同时,由于留在医保的人自掏腰包部分提高,医保状况将趋于恶化)以外,共和党人竟然在如何让这项计划更为廉价上没有任何打算。

基本上说,同样的事情在更大范围也适用。整体考虑联邦支出:除了国防费用以外,占主要成分的是社会保障、医疗保险以及医疗补助——所有这些项目对数千万美国人都是至关重要的,包括许多人士白人工人阶层选民,他们是支持特朗普的中坚力量。此外,绝大部分政府的其他开支同样用于广受支持和重要的目的。

既然现实如此,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反对“大政府”?

许多人对数字有种歪曲的看法。例如,人们严重地夸大对我们的外援支出。许多人也没有把自己的个人经历与公共政策联系在一起:大量社会保障和医保计划的接受者相信,他们并没有使用任何政府的社会福利计划。

由于右翼媒体精心培育的这些错误认识,政客们常常可以靠大幅削减开支的承诺而竞选:许多,或许大多数选民并不了解这些削减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

但是,如果反大政府的政客们发现自己无法将自己的议程付之实施,会出现什么的情况?选民很快会明白大幅削减开支的真正含义——他们会不高兴的。

基本上来说,就正是废除奥巴马医改所碰撞的墙壁。如果特朗普乌七八糟的东西转变成实际的预算,还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特朗普给出的种种迹象表明,他对联邦政府是做什么的连一点概念都没有;他这份模模糊糊有点像预算的文件只是一列粗劣的数字,数字意味着什么,并没有清楚的说明。(公平地讲,人们也可以这样说保罗•瑞安过去提出的诸多预算案。事实上,我就是这么说的。)

但事实是,拟议中的削减将会造成恶劣而明显的后果。如果您不了解“社区发展补助金计划” (特朗普肯定不了解)的话,削减这份计划听上去也许不错;取消“免费或廉价为老人及病人送饭上门”便是直接后果,尽管不是那么严重。如果特朗普取缔“阿巴拉契亚区域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支持特朗普的产煤区也不喜欢取缔行动造成的后果。

等一等,还有更多的。如果您设想环境保护署只是一堆爱管闲事的官僚机构,那么高效阉割这一机构环境听上去也许挺时髦。但公众却要求就强化,而不是弱化环境保护,看到空气和水质严重恶化,他们是不会高兴的。

问题在于,特朗普试图改变议题,避开共和党的医保政策泥潭是行不通的,原因不仅仅是提出的这份预算其实一钱不值。在更基本的层面上,甚至无法改变议题。

跟他们的医疗保险承诺一样,共和党的预算承诺基于对当前现实基本上荒谬的认识。现在,这些谎言建立起来的法案正寿终正寝。

2017年3月17日《纽约时报》)

translated in Shenzhen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1条评论
ringohan发表于:2017-03-20 18:08:52

欢迎挑错。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