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文学习区 登录 注册

老太太们的午餐会

  • 6258阅读
  • 0
  • 12评论
译者:sinno123 原文作者:Lore Segal
发布:2017-03-12 14:57:18 挑错

老太太们的午餐会

作者:劳尔•西盖尔

洛特住的公寓宽敞舒适这一点很重要。洛特爱吹嘘说自己躺在床上,看过最近的两座水塔,看过曼哈顿建筑顶墙上那些傻里呱唧,奇形怪状的东西----注意到这些的人不多哈----她能一路看到帝国大厦。从客厅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哈德森河上来来往往的船只,乔治·华盛顿大桥,这会儿客厅猩红色的沙发上看护正在看电视。

“叫她走,”洛特说到。

儿子山姆森放低了声音,好像自己这么一做他母亲也会声音低下来似的,“一找到替换她的人就换。”

“那到时候我叫她走,”洛特说到。

山姆接话“我们会一直找,直到找到个满意的为止。”

“会肯我吃面包和黄油的?”

“妈,”山姆说到,“面包会转成糖,这你也是知道的。”

“管它呢,”洛特说到。

“如果有哪个看护一天三顿让你吃面包,她会被炒鱿鱼的。”

“随便,”洛特说。

“萨拉,”山姆对看护说,“我会带我妈去参加她们老太太的午餐会,你能在三点半去接她吗?”

“可以吗?”萨拉问洛特说。

“不成,”洛特说。

“老太太午餐会”你说的时候得加上引号。五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过去有这么三十多年每隔一个月就聚一下,今天到你家下次到她家。路丝,布里奇特,法拉,洛特,还有贝丝都在纽约居住的时间长了。五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加州,梅英镇,德黑兰,维也纳,还有布朗克斯,可能过去会让大家有所隔阂,不过现如今这种情况不大有了。

路丝是退休的律师。她发话了,“可真是的呢,这话我记不得是哪个说得了,这世上要有这么四到五个人是你能倾诉事的,这不就说的我们嘛。一有事发生,我就会想下次午餐会时可要告诉她们。”

“就是,就是的呢,”洛特说到,“我一屁股坐在大门外面人行道上的时候,心里立即涌上来个念头:要告诉你们。”

原来是洛特的屁股这里要动个手术,装个人造的。手术医生叫戈德曼,长得就象ED卡通片里的人物,全身都是毛,这家伙就会讨人欢心,他对洛特许愿,“从此以后一切都妥妥儿的。”

“我都82了,”洛特对戈德曼说。

医生答到,“我有个病人,11年前我给做的手术,现在92,这会儿我正要去参加他的生日会。”

贝丝说,“你可别听这个什么戈德曼医生说得天花乱坠,我告诉过你的,可怜的科林他就恢复得不好。”现如今贝丝能不能从Old Rockingham乘上火车全仰仗着这个科林的身体和情绪如何了。

今天的午餐会在布里奇特家,所以由她来订主题:“如何规避不可规避之事”,我是说那些我们宁死也不想经历的事情。她是个作家,到这个年纪依然早上起来在计算机上写稿的人。

法拉原来是医生,最近才退的休,“老问题:死亡。”

“死亡,”洛特说。

“不是你说想要看整个的过程,想看看到最后会发生什么的呢?”法拉提醒洛特。

“我可不会依赖那个24岁的看护,还有什么对心脏有益的饮食,”洛特说到。“你们这些医生要研究研究无盐食物和抑郁之间有什么关联。”

“你那个看护萨拉看似挺好高兴的,”路丝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的客厅她能进,”洛特说,“能在那儿看电视;能进我的厨房站着吃午餐;能到我的空房间里睡觉,我的卫生间她也能进,不管我在不在,能不高兴吗?”

路丝问洛特萨拉给她做什么,“你要看护给你穿衣服?”

“不啊,”洛特说。

“你要她给你洗澡?”

“不啊,”洛特说。

“煮饭给你吃?”

“我的天,没有的事。”

“那你要人帮什么忙?”

“看护来了,”洛特说到。“走开啦,”对着来接她回家的看护老太太说到,她抬起胳膊在空气中挥手让看护走开,看得其余四人张口结舌。

五个人已经担心哪一天大家到了连电话都不能接的地步。

贝丝认识洛特最久,是看着山姆长大的。她从康涅狄格州打电话给山姆问“为什么看护不给洛特接电话?”

“人家走了。受不了那虐待。”

“开什么玩笑的!虐待?萨拉人不是挺好的吗?你是说虐待老人吗?”

“更可能是虐待看护,”山姆说到。

“比方说?”

“比方说萨拉要看电视,妈妈会去把人家频道给换了。萨拉准备的午饭,妈妈会到厨房里给包了藏起来,人家在睡觉,妈妈会去把灯开了。事情越发地离奇了,我正在等另一个看护来,妈妈也在这儿。”

贝丝给在纽约的朋友发邮件,让她们去看一下洛特。

布里奇特来了。她,洛特,新来的看护谢仁一起坐着看外面的一环河路。洛特说:“谢仁要从新泽西开了车来的。她有个五岁的孩子,会自己刷牙。谢仁说如果他不刷牙,嘴巴里会长出只蟑螂来的。”

贝丝打电话给洛特,“新看护怎么样?”

“爱管闲事,”洛特回答说。

萨拉打电话来,正好是山姆接的电话。“谢仁走了。妈妈把人家锁在----这个具体我也搞不清,是锁在卫生间里面还是外面。不过这不是人家走的原因,妈妈想成勺子地吃糖,谢仁不想和她拗。”

“洛特是生气了,”法拉说,“活了这么长时间,都是自己做决定,现在有人来告诉你能吃什么,什么时候要洗澡,要穿什么,这是讨厌的。”

“那是因为妈妈自己的决定不靠谱呀,”山姆说。“格雷从芝加哥来了,”格雷格是洛特的小儿子。“我们去看个条件好的护理院。听介绍真不错,很高档。”

“山姆,你是要把洛特搬出公寓吗?”

“搬到郊区一家不错的护理院。”

“郊区的护理院,你和你妈讲过这事了吗?”

“讲过了。”

“她答应了?”

“噢,是的,她答应了。可以说是答应了,”山姆说。“妈妈说明年吧,可能。是这样的,妈妈受不了24小时看护。请你相信我,是她不肯,怎么都不肯搬过去和狄安娜还有我一起住。”

布里奇特打电话给山姆。“那你打算把洛特搬到哪里去呢?”

“三颗树护理院,在哈德逊河谷,”山姆告诉布里奇特。“我兄弟会来帮我把妈妈,还她喜欢的东西---那个大家都知道的猩红色的沙发---都搬走。”

“她会有她自己的公寓吧?”

“会有个卧室连着小客厅的地方,干净,方便,专属于她的卫生间,有个小角落里可以吃早餐。”

“吃早餐的小角落!”布里奇特说到。“窗户外面有什么呢?”

“就是不巧,要看哈德逊河的景色得到这个护理院的另一边呢。树还是有的。外面有个小的停车场,绿化也好。是啊,我们也知道妈妈情愿呆在曼哈顿----呆在这里的话,我可狄安娜来看望她可太方便了----可是你要在城里,一切还要好的,哪负担的起呢?”

布里奇特说,“现如今我们哪个都不能开车了。真搬走了,我们怎么去看她呢?”

“那里有个好处,一直不脱人。”

“洛特觉得这好吗?”

山姆说,“周围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这样的环境我还从来没经历过呢。”

“我经历过。”布兰奇特说。

“我还想知道她是不是一日三餐都吃得好。”

我的天,洛特真可怜,布兰奇特想,还有山姆。“你没有真就此放了心。”布兰奇特边对山姆说,边想这个词是出自哪里。

路丝别看她年纪大可是个行动派,她自有主张,于是说,“我来和山姆说。”

“你和这个什么哈德逊河谷的地方签协议了吗?”路丝问山姆。

“格雷格和我会星期三去看。”

路丝说到,“能不能给我们几天来想想办法?”

“请相信我,真是无能无力…好,当然可以,行。不过在格雷格去芝加哥之前我得要把妈妈还有她的东西搬了。”

路丝说,“路丝能一个人住吗?我是说如果…”

“绝对不行。”

“山姆,你等一下。我是说如果我们四个人---就说三个人吧,贝丝还不一定的----轮流去照看洛特,看看她有什么需要,有什么不妥,能不能这样让她一个人住?”

“妈妈会在面包和黄油里加糖。”

“听着很好吃,”路丝说。

“她都不会换衣服。”

“是有可能。”

“她会一周才洗一次澡。可能都不洗澡。”

“那又如何?山姆”

“我看着她时不这样,”山姆说。“可是理该做的事就要做。”

“不是,才不是这样。为什么理该做的事就得做?”

“妈妈会把药吃错了,要不是格雷格把她送去抢救,她早就死了。”

“是的,可能会。你妈还可能看着帝国大厦还有乔治·华盛顿大桥死在床上了呢。先不要动,不过山姆,我们先去看着她几天,让我们来试试---先弄几天看看。”

“万一她又掉下来了呢?”

“担心掉下来,山姆,那我今晚就睡在她那边。”

路丝果真睡过来了,洛特晚上要上卫生间结果从床上掉了下来,路丝打电话给山姆,山姆和格雷格赶了过来把妈妈送去急诊。

山姆和格雷格把妈妈,她的沙发,那宽敞的公寓里能放下的东西都搬进了哈德逊河谷那间小卧室连着客厅的房子里。格雷格飞回了芝加哥。

接下来一次午餐聚会是在法拉的公寓里,大家讨论的是如何把洛特救出来。法拉有了个主意。

四个人各把自己了解的最新情况讲一下。

路丝接到了洛特从三颗树打来的电话,她说,“电话里我都听不出她的声音。我知道讲话的人是洛特,不过她的声音听着不同以往,象被人捂着,你之前没听过的声音,奇怪的。”

“洛特肯定是气得不行。”贝丝说到。

“是的,我听过那声音,”布里奇特说,“洛特打过电话给我。她还记得和我,谢仁一起坐着的情形。她想我去找一下谢仁的电话号码。谢仁能开车,洛特想她能开车过来把自己从三颗树接回自己的公寓去。这事儿哪可能呢。”

“洛特也打电话给我了,”法拉的说法,“她想我们---她和我----一起租辆车。我告诉她我的驾照过期了。我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过视力测试这关。洛特说,这不难,车她来开。”

“她有驾照?”

“她十年都没开车了吧。”

贝丝说,“山姆打电话给我,他可真是气死了。问是不是我叫洛特买车的?我叫她买车?我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买过车。洛特认为自己已经买了车了,老是打电话给经销商让把钥匙送去。”

贝丝打过电话给洛特,问她说,“车怎么样了?”洛特说,“就停在停车场呢。”“是部什么车?”贝丝听了问洛特,洛特回答说,“我还在等他们把真钥匙送来。”

法拉的想法:她自己有个18岁的孙子海米。等通过考试就拿到驾照了。“他会开车带我们去三颗树把洛特带回来的。”

“最好是要快点,”贝丝说,“山姆已经把洛特的公寓放到市场上去卖了。”

“海米这周一考试。”

可海米的测试没过。

布兰奇特打电话给在三颗树的洛特,“情况怎么样?”

“不好,”

“吃得好不好?”

“不加盐的东西。”

“听你声音,好象对在那儿的生活已经有点习惯了?”

“你能来把我接回我的公寓吗?”

“洛特,我们只是不知道怎么弄你回来。你先自己适应一下,时间不会长,这样好不好?”

“好的,不过我要回家。”洛特说。

“你找到说话的人了吗?”

“是的,阿兰娜。吃饭时她就坐我旁边。她有三个孩子,五个孙子,最大的19岁,双胞胎13,另一个9岁,还有一个5岁。你要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就不了。”

“你要知道他们各上哪个学校吗?”

“洛特…”

“米莉·曼斯菲尔德有个孙子叫乔尔,乔尔有个朋友和我儿子同名也叫山姆。你想知道山姆上的哪个大学,乔打算上哪个大学吗?”

“洛特…”

“米莉的姐姐的孙女,”洛特接着说,“想休学一年再去威廉姆斯大学。”

“洛特…”

洛特还是说,“我都没告诉阿兰娜和米莉我已经死了。我考虑了一阵子才告诉山姆,不过他倒是还能承受。他对这事儿还是能承受的,我可怜的孩子。”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自己好象…”布兰奇特觉得有些迟疑,不知道是说“死了”还是说“是个死人”。

洛特说,“不,我现在就是个死人。要是我看到戈德曼医生----不管哪个医生----只要他看到我喉咙下面,就会看到只有死人才有的四个黄点。你要是把这个写成小说,现在有个问题,既然我已经是死人了,我可不可以再死一次,我说第二次,还是从现在开始我就这样了。”

“洛特,你想我把你写进小说呀?”

“你不是已经写了我如何把萨拉,谢仁赶走了吗,你不是写了谢仁5岁的孩子嘴里的蟑螂了吗,你不是写了山姆和格雷格把我扔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吗?”

“洛特,”布里奇特说,“我们大家都在想办法,想着怎么来看你。”

“好啊,唉呀呀,太好了!”洛特说。要老闺蜜们给出具体时间,这样她好在三颗树餐厅里安排这次午餐会。“来了我会告诉你们当时我躺在沙发上---那是上周五的事----就为打个盹儿,结果醒来就知道自己要死了,随即真就死了。”

一个月里山姆两次抽空去看妈妈。他觉得妈妈已经适应了那里的生活。“她说自己死了,其实意思是过去纽约的生活在她心里已经死了,她要逐渐融入三颗树的生活。”

“你认为她就是这意思?”贝丝问山姆。

“不是这个还能有别的什么意思呢?”

贝丝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她说。“洛特已经不打电话给我了。”

“我知道的,”山姆说。“她也不打电话给我,她连狄安娜的电话也不回的。”

“她连电话也不接的。”

“这个我知道。”山姆说。

科林的身体似乎每况愈下,似乎贝丝这下真是困在Old Rockingham了。布里奇特也可怜,上次的午餐会都没能参加,因为她的头痛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频繁,不过真要是路丝和法拉想出了办法怎么去看洛特,她也想去的。

本来想趁着山姆开车去三颗树的时候搭他的车去看洛特的,结果因为洛特没回法拉的电话,又落了空。“我想我也是忘了打电话给她,”路丝说,“实在是找不出个另外看医生的时间。”

海米拿到了驾照,第一学期就开着新买的二手车去普切斯上学。

法拉和布里奇特还在想办法能去看一下洛特,等天气比这会儿好些就去,可能春天吧。


相关译文来自无觅插件
共计12条评论
meihelen发表于:2017-03-13 18:17:25

looked past the two closest water towers, past the architectural follies and oddities few people notice on Manhattan’s rooftops, she saw all the way to 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看过最近的两座水塔,看过曼哈顿建筑顶墙上那些傻里呱唧,奇形怪状的东西----注意到这些的人不多哈----她能一路看到帝国大厦】=> 目光越过最近的两座水塔,越过……。(另外【顶墙】是什么?rooftop 是屋顶。)

whether Bessie was able to take the train in from Old Rockingham:【现如今贝丝能不能从Old Rockingham乘上火车】=> ……乘火车过来。(take the train IN.)

The old problem of shuffling off this mortal coil:【老问题:死亡】=> 关于摆脱这具腐朽皮囊的老问题。(shuffle off this mortal coil 出自《哈姆雷特》著名段落“To be, or not to be”;法拉引经据典,然后洛特部分重复这句话,强调“摆脱”,引出法拉后面的评论。)

I wasn’t counting on the twenty-four-hour caregiver or the heart-healthy diet:【我可不会依赖那个24岁的看护,还有什么对心脏有益的饮食】=> 我说那话的时候可没打算靠24小时看护和有益心脏的饮食活着。(回应法拉的评论,过去进行时,不是指将来。)

and in my bathroom whenever I want to go in:【我的卫生间她也能进,不管我在不在】=> 每次我想进卫生间的时候她都在里面。

They were of an age when they worried if one of them did not answer her telephone:【五个人已经担心哪一天大家到了连电话都不能接的地步】=> 五个人都到了这把年纪,要是其中一个不接电话大家就会担心。(是说洛特没接电话,因为看护走了,她在儿子家。)

回复

meihelen发表于:2017-03-13 21:29:47

assisted-living home:【护理院】=> 协助生活养老院(与 nursing home 有区别)。

And I would know she’s getting three proper meals:【我还想知道她是不是一日三餐都吃得好】=> 而且我会知道她一日三餐都吃得合适。(这是山姆在列举搬去养老院的种种好处;proper meals 是指对她健康有益,不加盐糖什么的。)

You’re not a happy camper:【你没有真就此放了心】=> 你并不是那么高兴啊。(这是个习语,= You're not a happy person.)

故事标题译为【老太太们的午餐会】以乎不太合适,这个午餐会始于三十多年前,那时候她们还不算老,而且文中说 “Ladies’ lunch” is pronounced in quotation marks 就是说她们现在很难称为 ladies 了。可考虑“女士们的午餐会”。

回复

巍峨群山发表于:2017-03-14 02:05:19

代DINGDINGDANG发:
你那个看护萨拉看似挺好高兴的?
(of persons, manners, etc.) socially acceptable;
polite:
a pleasant disposition when dealing with people.
[be + ~ + to + verb]He’s very pleasant to work with

回复

sinno123发表于:2017-03-14 04:55:23
meihelen:looked past the two closest water towers, past the architectural follies and oddities few people notice on Manhattan’s rooftops, she saw all the way to 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看过最近的两座水塔,看过曼哈顿建筑顶墙上那些傻里呱唧,奇形怪状的东西----注意到这些的人不多哈----她能一路看到帝国大厦】=> 目光越过最近的两座水塔,越过……。(另外【顶墙】是什么?rooftop 是屋顶。)

whether Bessie was able to take the train in from Old Rockingham:【现如今贝丝能不能从Old Rockingham乘上火车】=> ……乘火车过来。(take the train IN.)

The old problem of shuffling off this mortal coil:【老问题:死亡】=> 关于摆脱这具腐朽皮囊的老问题。(shuffle off this mortal coil 出自《哈姆雷特》著名段落“To be, or not to be”;法拉引经据典,然后洛特部分重复这句话,强调“摆脱”,引出法拉后面的评论。)

I wasn’t counting on the twenty-four-hour caregiver or the heart-healthy diet:【我可不会依赖那个24岁的看护,还有什么对心脏有益的饮食】=> 我说那话的时候可没打算靠24小时看护和有益心脏的饮食活着。(回应法拉的评论,过去进行时,不是指将来。)

and in my bathroom whenever I want to go in:【我的卫生间她也能进,不管我在不在】=> 每次我想进卫生间的时候她都在里面。

They were of an age when they worried if one of them did not answer her telephone:【五个人已经担心哪一天大家到了连电话都不能接的地步】=> 五个人都到了这把年纪,要是其中一个不接电话大家就会担心。(是说洛特没接电话,因为看护走了,她在儿子家。)

@meihelen:谢谢,非常感谢。
           1.是墙顶,
           2.我的措辞是有问题,
           3.这个我本来是译成---老问题:关于。。。。,后面洛特重复说。。----后看查了一个这个phrase,说是die,所以译成了这样,请容我再想想。
            4.是我译错了。
            5,是我译错了。
            6,接受,谢谢。

回复

sinno123发表于:2017-03-14 04:57:11
meihelen:assisted-living home:【护理院】=> 协助生活养老院(与 nursing home 有区别)。

And I would know she’s getting three proper meals:【我还想知道她是不是一日三餐都吃得好】=> 而且我会知道她一日三餐都吃得合适。(这是山姆在列举搬去养老院的种种好处;proper meals 是指对她健康有益,不加盐糖什么的。)

You’re not a happy camper:【你没有真就此放了心】=> 你并不是那么高兴啊。(这是个习语,= You\'re not a happy person.)

故事标题译为【老太太们的午餐会】以乎不太合适,这个午餐会始于三十多年前,那时候她们还不算老,而且文中说 “Ladies’ lunch” is pronounced in quotation marks 就是说她们现在很难称为 ladies 了。可考虑“女士们的午餐会”。

@meihelen:我前一个工作做的是投资护理院这一块,养老院,所以直接脑子没回路就译成了这样。
是女士们的午餐会真精确些。谢谢,谢谢你。

回复

sinno123发表于:2017-03-14 04:58:37
巍峨群山:代DINGDINGDANG发:
你那个看护萨拉看似挺好高兴的?
(of persons, manners, etc.) socially acceptable;
polite:
a pleasant disposition when dealing with people.
[be + ~ + to + verb]He’s very pleasant to work with

@巍峨群山:请让再查一下,我本来是和丁丁的看法一样的,是看到后面那一段,想想又改了。谢谢丁丁,也谢谢你。

回复

meihelen发表于:2017-03-14 09:22:03
sinno123:@meihelen:谢谢,非常感谢。
           1.是墙顶,
           2.我的措辞是有问题,
           3.这个我本来是译成---老问题:关于。。。。,后面洛特重复说。。----后看查了一个这个phrase,说是die,所以译成了这样,请容我再想想。
            4.是我译错了。
            5,是我译错了。
            6,接受,谢谢。

@sinno123:关于 shuffling off this mortal coil,它的隐含意思的确是 die,但这是莎翁的著名诗句啊。就像我们中国的古诗写死亡,例如“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抔净土掩风流”、“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顾我于今归去也,白云堆里笑呵呵”,都是写“死亡”,译成英文时也不能用 die 一言以蔽之吧。

回复

passerby98发表于:2017-03-14 10:45:56

【妈妈会把药吃错了,要不是格雷格把她送去抢救,她早就死了】When Mom messed up her medicines, Greg and I had to rush her to Emergency. She might have died,原句是两个分开的句子,不应合并成一个(前一句是陈述,后一句是虚拟);【格雷格把她送去抢救】漏了and I。“当妈妈吃错药时,Greg和我不得不把她送去急救。她那次也许会死”。

【万一她又掉下来了呢】What if she falls down again,在此falls down应该解作“跌倒”、“栽倒”等(参阅:http://www.iciba.com/fall%20down)

【洛特晚上要上卫生间结果从床上掉了下来】Lotte fell going from her bed to the bathroom,更像是指她去卫生间时摔倒了。

【她有驾照?】Does she even have a license?,句中even的意思漏了(承接上文Farah说她的驾照过了期)。可用:“她有过驾照吗?”。

【我还在等他们把真钥匙送来】I'm waiting till they send me the virtual key,【真钥匙】令人费解。the virtual key更像是指“遥控钥匙”(参阅:http://car.autohome.com.cn/shuyu/detail_18_45_582.html),或者某种电子锁的激活密码。

回复

sinno123发表于:2017-03-14 13:48:16
passerby98:【妈妈会把药吃错了,要不是格雷格把她送去抢救,她早就死了】When Mom messed up her medicines, Greg and I had to rush her to Emergency. She might have died,原句是两个分开的句子,不应合并成一个(前一句是陈述,后一句是虚拟);【格雷格把她送去抢救】漏了and I。“当妈妈吃错药时,Greg和我不得不把她送去急救。她那次也许会死”。

【万一她又掉下来了呢】What if she falls down again,在此falls down应该解作“跌倒”、“栽倒”等(参阅:http://www.iciba.com/fall%20down)

【洛特晚上要上卫生间结果从床上掉了下来】Lotte fell going from her bed to the bathroom,更像是指她去卫生间时摔倒了。

【她有驾照?】Does she even have a license?,句中even的意思漏了(承接上文Farah说她的驾照过了期)。可用:“她有过驾照吗?”。

【我还在等他们把真钥匙送来】I\'m waiting till they send me the virtual key,【真钥匙】令人费解。the virtual key更像是指“遥控钥匙”(参阅:http://car.autohome.com.cn/shuyu/detail_18_45_582.html),或者某种电子锁的激活密码。

@passerby98:是,是,怎么译真钥匙的?我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通通接受,谢谢。

回复

sinno123发表于:2017-03-14 13:51:07
meihelen:@sinno123:关于 shuffling off this mortal coil,它的隐含意思的确是 die,但这是莎翁的著名诗句啊。就像我们中国的古诗写死亡,例如“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抔净土掩风流”、“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顾我于今归去也,白云堆里笑呵呵”,都是写“死亡”,译成英文时也不能用 die 一言以蔽之吧。

@meihelen:是,本来我是译成:老问题:如何摆脱死亡的纠缠,后面洛特说“要摆脱”---这样的。

回复

巍峨群山发表于:2017-03-20 21:55:38

妈妈会到厨房里给包了藏起?打断帮忙,急着要吃的意思

https://forum.wordreference.com/threads/you-can-pack-away.1236177

回复

sinno123发表于:2017-03-21 04:38:00
巍峨群山:妈妈会到厨房里给包了藏起?打断帮忙,急着要吃的意思

https://forum.wordreference.com/threads/you-can-pack-away.1236177

@巍峨群山:给我的点时间让我再理解一下,我家老奶奶生前做过保姆煮了东西她去藏起来的事---因为她老年痴呆了当时---所以我没有多想就译成这个。请让我再想想。谢谢。

回复

×提示

您已经赞过此文了。

确定